首页>电子报 > > 正文

赵玉海:火炬时光时常让我心潮澎湃

2019-12-30 10:01:40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作者:张伟 评论:0
导语:2019年11月,北方寒意凛冽,南方深圳,却仍是万物生长的一派生机。位于南方科技大学的深圳第三代半导体研究院,院长赵玉海来自北京。

  本报记者  张伟报道



赵玉海,1985年3月-1998年8月,在国家科委综合计划司工作,历任副处长、处长、副司长等职务;1998年8月-2004年3月,在科技部火炬中心工作,历任副主任、主任等职务;2004年3月-2010年6月,任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主任;2010年6月-2015年8月任科技部高新司司长;现任深圳第三代半导体研究院院长。

  2019年11月,北方寒意凛冽,南方深圳,却仍是万物生长的一派生机。位于南方科技大学的深圳第三代半导体研究院,院长赵玉海来自北京。在南方的艳阳里,这位已在深圳开启创业模式的科技部原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司长、科技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原主任、原科技部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管理中心主任,向远道而来的记者深情说起了那些远去的火炬时光,那些依旧让人心潮澎湃的火炬往事。

  激情澎湃——亲历“创新基金”从0到1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中国科技事业走过不平凡的发展之路,火炬事业也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我在火炬的工作可分为两个时段。第一个阶段,是1998年到2001年的‘创新基金’时期。我是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成立的推动者之一。”赵玉海回忆说。

  1998年五六月份,美籍华人萧镜如给当时的朱镕基总理写了一封信,其中谈到美国科技型中小企业的发展状况以及美国政府进行相关扶持的一些做法。朱镕基总理对此很有想法,随即找来当时的科技部部长朱丽兰说,中国也可以进行类似的尝试,具体事项由科技部牵头来做,并初步决定由政府出资10亿元支持中小企业创新。

  “对此,科技部很重视,我当时在计划司当副司长,要拿出方案,开始参与方案的制订工作。”赵玉海说,“这是一件全新的事情,也是当时总理亲自倡导的事情,上上下下都很关注。”

  据赵玉海回忆,对于这一工作朱镕基总理当时有很多要求,比如,当时的科技计划项目已有一套成熟的运行模式,不能再按照传统计划项目的常规做法来运作。因此,要求这个方案一定要有创新,要有国际思维,要另辟蹊径。

  “我们当时一个总的想法是,要成立一只基金,以基金的模式进行运作。但是,在1998年,基金在国内还只是一个风投的概念,引进和实践的时间并不长,大家都不太懂,对于按什么模式进行运作,各自有不同的理解,因此产生了一些不同意见。总理提出想法,但未作具体要求,我们和财政部门的同志沟通,他们对此也没有太多概念,也只有计划项目经费的安排和使用经验,大家对基金的认识也不尽相同。最后,我们拿出来的方案是混合模式:既有基金的概念,有计划项目安排的概念,也有现在的基金运作模式。”赵玉海描述,“当时还处于亚洲金融危机阶段,大企业遇到很大的发展困难,中小企业因为船小好掉头,抗风险能力表现出色,获得外界好评。我们为此开展了多次调研,对于国际上成功支持中小企业的相关做法,尤其是政府资金支持项目的有关做法进行全面筛选,深入分析各个国家资金支持的特点,集中研究了美国、欧洲、亚洲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典型案例。多轮讨论后,我们才提出最终方案——《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并获得科技部的赞同,在部务会上大家都表示同意。在这一方案里,我们将运作方式、支持方式、支持对象等内容固定了下来。”

  赵玉海说,在基金的具体使用上,基于当时的特殊背景,方案确定了三种方式。它不是纯市场化的,既有政府无偿资助、又有市场和政府相结合的方式,还有完全市场化的运作,三种方式相匹配。“实事求是地讲,即使放到现在来看,这三种方式,仍很重要,符合不同阶段不同性质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对资金的需求,这也是政府对创新支持的三种基本方式。”

  感慨良多——创新基金的“回头看”

  “按照科技部的要求,创新基金自孕育和诞生之日起,就打上了创新和探索的深深烙印。”赵玉海回忆说,一开始制定运作方案时就提出流水线作业的管理方式。实践证明,这种方式既是政府管理的创新,也是改革的探索,既能提高专业化程度,又能防止出现道德风险。

  那么,创新基金在管理模式上做了哪些探索呢?“受理—审理—监理—计划管理,四个环节实行流水线作业,引入全过程计算机管理,实现人机留痕。主要的探索集中在前三个环节。”赵玉海介绍说,在受理环节,首先是企业申请,创新基金中心工作人员进行形式审查,进行分类处理,符合条件就放行。然后再进入审理环节,对符合条件的项目组织专家进行评审,在专家给出评审结果后进行立项后交给监理部门。在监理环节体现项目执行过程,如项目事项的分期拨付、验收等。用的流水线作业的方式来保证在各个环节缩短流程,提高专业化程度,避免出现腐败现象。

  “为了实现人机转接的有序性和时效性,保持工作的顺畅性,高效的计算手段是保证。创新基金项目流水线作业加上计算机全过程管理,在机上处理留痕,有利于项目倒查。创新基金管理中心当时是全国实现科技项目计算机全过程管理的第一个单位,计算机全过程管理和支撑的理念,在当时的计划管理工作中独树一帜。由此,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头版头条专门报道了我们的突出成绩和成功经验。当时徐冠华部长甚至还萌生过将科技部所有项目都采取这种方式来运作的念头。后来,这种做法被后续计划管理改革所吸收。”赵玉海说。

  “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创新基金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当时我在国家高新区参加调研活动,看到很多企业在公司显眼的位置摆放着创新基金的荣誉证书,对中小企业来说,这份证书尤为珍贵。这代表着政府对企业的认可,能为其融资和拓展市场带来重要的品牌效应。”赵玉海举例说,创新基金支持的项目,有不少成功案例。比如现在国内人工智能领域的翘楚科大讯飞,第一笔来自政府的资金支持就是创新基金。当时科大讯飞被列为重大支持项目,创新基金给予了200多万元的资金支持。同时,赵玉海还回忆起了一个小细节,“当时创新基金的logo还是我花了好几个晚上想出来的。两只小手托着一把金钥匙,上面是3个字母——CTE,寓意创新基金的两只小手,在托起中小企业的技术创新。”

  发自肺腑——高新区发展之我见

  “2001年下半年,我担任火炬中心主任兼创新基金管理中心主任,开启了我在火炬工作的第二阶段。当时有一个小插曲。在我担任团长,即将带领一个中小企业代表团赴欧洲交流访问时,担任火炬中心主任的任命下来了,马上要在武汉召开国家高新区所在城市市长会议。机票买好了,就要出发了,怎么办?主持工作和出国安排如何协调?徐冠华部长找我谈话,甩了一句话:自己看着办。”赵玉海笑着回忆说,“上任时,正值国家高新区集中批准建设10周年的节点,当时火炬中心组织在武汉召开的国家高新区所在城市市长会议,很重要。大会召开时,李岚清副总理为大会发来了贺信,北京市市长刘琪等都来参会了。我该怎么办?我先跟代表团出去走了一半的行程,然后立刻赶回北京。我记得那天正好赶上‘9·11’,安检特别严格。下午赶到了武汉,第二天开会。”

  赵玉海提前回国,直奔武汉准备会议。“我们当时提前了一个月,为部长准备了一份讲话稿。但是,在当天下午到达武汉的时候就接到通知,徐冠华部长晚上8点召集开会,要求把讲话稿推倒重来。我们连夜加班,当时还有火炬中心的其他同志,比如张志宏、唐凤泉等,我们工作了整整一个晚上,成功地提出了‘五个转变’的工作思路和实际举措,第一个在国内提出工作重心由招商引资转到自主创新上来。”

  “这‘五个转变’从内涵来看,就是现在所说的‘转方式、调结构’,转变发展方式。”赵玉海说,当时,他们经过对高新区发展轨迹的深入研究和分析,提出了国家高新区“二次创业”要实现五个转变的发展思路,也就是要着力在发展模式上进行调整。“国家高新区的发展模式是长期的、不断调整的过程,当时提出的‘五个转变’的发展思路和理念,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高新区发展很重要的一个思路,对现在仍然具有指导意义。”赵玉海总结说。

  “那时候在火炬加班是家常便饭。”赵玉海感叹,加班加点、点灯熬油的“5+2”“白+黑”模式是那段时间的“标配”。那时候,火炬工作在地方上的影响力很大,体现得很形象很具体。加上徐冠华部长特别重视,并将“火炬司令”李绪鄂主任抓火炬工作的做法继承了下来,当时担任火炬中心主任,压力很大。尤其是在开展工作时,当时火炬中心手上掌握的资源有限,也没有太多支撑政策(区域性政策取消),火炬计划经费盘子又不大,加起来才5000万元,其中还包括一批计划项目,要凝心聚力,大力支持高新区和孵化器的发展,手中没有“粮草”,怎么办?

  “靠开会。通过组织会议加强高新区之间的交流,推动其互相启发,有好的做法立即让其他高新区学习,组织大家研究问题,搭建互相借鉴互相学习的平台。另外,火炬中心领导班子不辞劳苦,四处奔波,为各地高新区、孵化器的发展去站台。当时我们工作的两大抓手就是多开会、多站台。因此,那些年,我们的出差率极其高。”赵玉海说。

  “我在火炬中心前后工作了差不多6年,比较有成就感的事情就是经历了创新基金从零开始、从无到有的过程,打造了比较成功的运作模式,对于创新基金的作用、体制机制创新,以及当时的运作方式,各方都给予了高度肯定和评价。这一点还是很欣慰的。略有遗憾的是‘五个转变’,更多的是在理念上提出要求,在落实上做得还不够,后续缺乏有效的保障措施。尽管当时提出来很不容易,但缺憾在于推进力度不够大。”赵玉海感慨说。

  “高新区是高新技术产业化的主阵地,是科技工作在地方上有影响力的代表性工作,也是科技工作在地方上的主要门面和形象。火炬中心耕耘的业务范围,高新区应是重中之重。高新区未来发展要作为火炬中心的第一要务。”赵玉海建议,“科技部要将高新区的工作放到足够重要的位置,科技工作要‘顶天立地’,‘立地’工作最主要的着力点就是高新区,科技工作在打动地方领导的神经上,高新区扮演着重要角色。未来,希望科技部能一如既往地高举火炬大旗。”

  “火炬中心要将高新区视为最有辨识度和显示度的工作抓手,在谋划园区转型升级、提高高新区品味和档次上多做文章,尤其是现在高新区越来越多,对于高新区的分类指导提出更高更新的要求,火炬中心要下大力气研究高新区的发展图谱,在新时期将火炬工作的高新区特色更充分地体现出来。”作为一位老火炬人、科技战线的一名老兵,赵玉海认为,“科技型中小企业最能体现创新活力、最有发展前景,科技部一定要抓,火炬中心一定要抓好。大家要齐心协力,结合国情发展高新区、孵化器,发展科技型中小企业,要下大力气进行研究,要研究透, 围绕高新区高质量发展制定一些相关政策,营造更好的发展环境,发展效果一定会比前十年、前二十年更好!”

(责任编辑:沙欣)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或者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电话:010-68667266 电子邮件:chinacxw#chih.org(#换成@)
排行
  • 全部/
  • 本月

编辑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微信,了解精彩内容